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剑中影

第1164章 风云变色

剑中影 秦至 3591 2019-06-21 11:45

  

武无第二。

练武之人,都不会甘心屈人之下。

即使别人确实比自己强了许多,自己心理也多少是有些不服。稍有机会,必定还是会想办法去超过对方。

当然,天下没有永远第一,也似乎没有真正的天下第一。

因为天下第一,本来就是一个虚名。天外有天,人上有人。你永远无法知道,这世上还藏着多少高人?他们的本领,也许根本就是你无法想象的。

任逍遥的武功一直被江湖武林公认是天下第一。可是除了他自己认为这是一个虚名之外,其他人却都认为这是事实。

因为,自从任逍遥成名以来,江湖上便形成了一种古怪的风气。就好像,一个人只要能打赢任逍遥,他就可以取代任逍遥在江湖的位置,成为江湖中下一任天下第一高手。为此,任逍遥每天都会遇到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,来向自己挑战。当然,这些人大部分都算不得真正的高手,他们的武功,也是根本不能与任逍遥相提并论。

任逍遥遇到这些没有自知之明的江湖草莽,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,随便几下就能打发。不过也还是会真才实学的人,来向任逍遥发起挑战。这些人的武功,也许同样不能战胜任逍遥,但是他们的武功也的确很高,容不得任逍遥有半点疏忽。

比如欧震、张雨、唐慕公、李天豪这些一等一的高手。

如今这些人与任逍遥全力相拼,任逍遥还真地不敢太过大意。因为一不小心,这些人便当真有可能打败任逍遥。

可是,世上总还是会有武功修为,与任逍遥齐鼓相当的人存在。这些人,也许是避于山野,未曾现身。也许只是因为他们本身十分低调,根本就没有显露自己的武功。

当今江湖之中,有三人的武功,被认为是任逍遥最接近的人。

这三人便是华山派掌门纪南松、峨嵋派掌门梅韵师太,以及天下第一剑天行剑狂笑月歌。

这三人的武功,是江湖中人公认,与任逍遥不相上下的人。

华山派掌门纪南松,便是不世出的高人。他年纪比任逍遥还年长,成名也更早,早已经看破生死名利。这次如果不是自己的爱徒彭纪被人买凶害死,他也不会轻易下山。狂笑月歌年是年轻一辈之中的翘楚,是当今江湖年轻高手之中,名气最大,且已经武功大成的绝顶高手。

现在江湖之中,诸如第五行、黄济山、宝历、唐中等等。他们虽然在江湖上的名气也不小,甚至在一段之时间内,还压过了狂笑月歌的影响力。可是这几个的成名日浅,武功都还有许多不足之处,并未达到炉火纯青的大成之境。

因此,江湖之中,实则真正有能力与任逍遥一拼高下的人,除了狂笑月歌,实则就只有梅韵师太了。

只是梅韵师太这么多年,都未曾向任逍遥挑战,不想到了晚年,却反而突然生出欲望。任逍遥自然也不明白这其中有何原因,只是觉得梅韵师太最近的行为有些古怪。

梅韵师太将任逍遥引到一处崖顶,四面都是绝壁。就连土生土长的江南人任逍遥,一时间竟也不知这是什么地方。

不过这是什么地方,显然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。重要的事情是,梅韵师太现在究竟是怎么啦?

任逍遥才刚刚上来,唐慕公和唐慕相两人,也立马跟了上来。

唐慕公气息倒还均匀,但是唐慕相却有些气喘吁吁,脸色也有些惨白。

“慕相兄,看来你的功力,有些退步啊!”任逍遥见状,不由得问道。

“是啊!看来真的是老了,以前上这样的悬崖,根本一点事情也无。”唐慕相也终于服老来。

他刚才在山下之时,看到这一面悬崖,便已经有些心力交瘁,信心就不是很足。虽然现在勉强上来了,但却是汗流浃背,神情有些狼狈。

还好他也算是上来了,但却见任逍遥并没有和梅韵师太动手,而是分别立在悬崖边上,看来远处的朦胧迷糊的景色。

江南并不是多山之地,这面悬崖虽然陡峭,但与真正的大山比起来,其实也根本算不得太高。不过在江南这个平坦之地,这面悬崖绝壁,足可以登高望远,尽览远景症状美色了。

“刚好!唐门二位长老来了,正好做个见证。”梅韵师太并没有回头,而只是淡淡地说道。

“见证什么?”唐慕相追问道。

“没什么!就是让人二位见证一下,看来贫尼与任阁主,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。”梅韵师太回答。

“师太!不会吧!都这把这年纪了,现在还要争这个虚名?”唐慕公立马有些不敢相似道。

“哼!虚名也是名。有名不得,有气不急,便是无能无为的表现。”梅韵师太回答。

“好!老头子还真怕你们出点什么事呢?原来只是比武,这下反而简单了。那你们赶紧比,分出一个高低来,也正好让老头子我见见世面。天马上就要亮了,这抗倭大会,咱们几个可耽搁不得。嘻嘻!”唐慕相闻言,却立马坐在一块山石上,兴致勃勃地看来任逍遥与梅韵师太二人,眼神之中居然满是期待,就好像他倒是很希望看到二人之间的比试。

“二弟,你胡说什么?”任逍遥叱道。

“我没胡说呢!这练武之人,如果不为乱江湖,相互之间争争虚名,不也只是穷图一乐么?既不会祸他人之好事,也不会败自己之德行,我看便没什么。师太既然想与任阁主比一场,那正好比过便是,却又有何干系?”唐慕公继续说道。

“没错!还是长老说得在理。”梅韵师太也立马赞同道。

“可是,你们在林中,不是已经比过了么?”唐慕公还是想要阻止。

“哎呀!那哪里能作数,而且又根本没有分出胜负。”唐慕相却是当真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
“二弟,休要再挑事!”唐慕公现在居然有些后悔带唐慕相来了。

唐慕相也是一个武痴,他一上来,闻说梅韵师太其实只是想跟任逍遥比武,却反而不加阻拦,还不断煽风点火,立时将唐慕公气得不轻。

“慕相兄说得没错。师太如果真想比过,那任某只好奉陪。”不想任逍遥却突然出声赞同唐慕相道。

“任阁主,你别说我二弟胡说八道。”唐慕公气急道。

“没事!该来的,总是要来。”

任逍遥说这话的意思,其实是他早就觉得,梅韵师太许多年前,就应该向自己发起挑战了。不想两人都年过半白了,梅韵师太却居然才想起此事。

当然,这么多年过去了,梅韵师太这其间的许多时间里,却一直被疯癔之症困扰。

很奇怪,任逍遥那些潜在的对手之中,不是像张雨一样退出江湖,就是像欧震一样发了疯。梅韵师太发疯虽然不是因为任逍遥,但是也总让人感觉,这根本一点也不像巧合。

任逍遥一直感名远播,但是梅韵师太却作为峨嵋派掌门,却名不见经传。她虽有圣气功在身,却一直很少出入江湖,而且还发疯多年,在江湖上名气不算太大,也就在情理之中。

“任阁主这是答应了?”梅韵师太终于回过头来问道。

“自然。”任逍遥淡淡吐出两个字来。

“那好吧!任阁主请出手吧!”梅韵师太说这话之时,身形突然好像高大了许多,就连天下第一高手任逍遥,此时竟然也好像在她面前,就跟一个小孩子差不多。

唐慕公和唐慕相两人其实都对圣气功十分了解。他们知道圣气功未出招之时,都是先出其势,然后以气势压迫对方,再以强大的气劲攻击敌人。这让对手往往先在气势上就弱了许多,再过招之时,却早已落了下风。

唐慕公和唐慕相见师太突然显出气势,于是也就跟着闪到一块巨石之上观其战。

只是任逍遥同样对圣气功十分了解,而且他的反应也一点不慢。

任逍遥此时轻轻向前走了两步,虽然只是走了两步,但却居然好似突然飞天而起,气势上完全不输于任梅韵师太。

梅韵师太就立在崖边,也不见她有如何动作,突然崖顶好似风云变色,四周竟然聚起大量乌黑深沉的密云,本来就还十分漆黑的凌晨,居然又变得更加黑了,刹那间就已经伸手不见五指。

这种情况下,别人与人比武了,就连要将崖顶的人全部看清,都已经十分困难。

唐慕公和唐慕相两人,眼前突然便看不见任逍遥和梅韵师太的身影,因为整个崖顶,早已经被浓密的乌云包围。即便他们自己二人仅有数步之隔,却也已经互相看不见对方,而只是感觉到对方的气息。

当然,任逍遥和梅韵师太此时的气息更加强烈,因为两人分别用了两种盖世神功。逍遥游神功和圣气功。

乌云又浓又密,根本不知从何而来,就好像突然凭空生出,一下子便将四人全部包裹住。唐慕公二人现在只能感觉任逍遥和师太的气息,却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,更不知他们在干嘛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