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冥王大人,晚上好

第一卷 正文 第995章 前后夹击

冥王大人,晚上好 七小米 2678 2019-06-21 13:09

  

“十七,它干嘛要一直追着我们啊?它是不是想弄死我们?”马冬冬吓得都快哭了。

我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你说呢?若不是为了弄死我们,傻子才会追着我们不放!”

听我这么说,马冬冬跑得越发快了。

要知道,这小子平时做事拖拉得不行,用他母亲的话来说就是吃s都赶不上热乎的。

可现在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被鬼畜杀死,简直就跟被跑神附身一样。

果然啊,人的潜力都是被逼出来的!

只是,潜力归潜力,老天爷不照顾我们也是真的。

这不,十来分钟后,我们就发现自己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居然跑到村子往西的一处悬崖边上。

这地方,平时人烟稀少,除了村里办丧事之外,几乎很少有人会往这边来。

而刚才,我和马冬冬两个人被他母亲所变的那只鬼畜追得慌不择路,根本就来不及思考,就拐到这边来了。

这可怎么办?

一边,是穷追不舍的鬼畜。

另一边,是万丈深渊的悬崖。

无论往哪边走,都是死路一条。

“十七,这……这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,咱们……咱们是不是真的玩完了?”马冬冬哭丧着脸问。

我壮着胆子,瞟了一眼悬崖下面,发现一眼根本看不到底。

不用想,要是从这里跳下去,那绝对是连尸骨都找不着的。

相比之下,和鬼畜搏斗一番,对我们来说还有百分之一的机会能够活下来。

想到这里,我立刻从师父之前给我的储物戒中调出墨线和鲁班尺,摆出随时准备应战的阵势。

“马冬冬,你躲我后边去。一会儿,我跟它打起来了,你就赶紧从旁边跑,有多快就跑多快,我给你垫后!”

马冬冬一怔。

“那你呢?”

“咱们现在落得这个地步,能跑一个是一个!”

听到这话,马冬冬不免有些感动。

“十七,我一直以为你不喜欢我,没想到现在你居然这么在乎我……不行,我是个男人,就算要垫后,也应该是我这个男人来垫!”

说着,马冬冬从旁边捡了根木棍,将我拉到他身后。

我有点哭笑不得,想跟他好好掰扯掰扯。

但那只鬼畜,此刻已然追了上来。

头顶的月光,将鬼畜的面容照得更加诡异而丑陋,让人光是看着就觉得心底发寒。

“你……你别过来,我……我手里的棍子可不认人……”马冬冬的声音止不住的发颤。

然而,鬼畜就像没听到他的警告一样,依旧迈着健壮的前蹄,缓缓朝我们的方向靠近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它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我们两个,这让我们根本连跑的机会都没有。

“十七,完了,它……它要过来了,我……我好害怕……实在不行的话,咱们跳吧,起码被这个丑东西吃掉并变成一坨大便要强。”

马冬冬到底是没跟着师父学过本事的,所以此刻会害怕,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只是……这眼下的局面,终究还是要解决不是?

我深吸一口气,沉声对马冬冬说:“不到最后一刻,我绝不跳崖。我就不信了,这鬼东西真的有这么厉害,能轻易就将我们俩置于死地!”

话落,我便让马冬冬躲远了些,然后自己握着鲁班尺,大步朝鬼畜走去。

看到我的动作,鬼畜明显有些吃惊,用鼻子哼哼了两声,似在表达对我的轻视。

我敛了敛情绪,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鬼畜身上,生怕它给我们来个突然袭击。

但不知为什么,那鬼畜就只不断的在我们面前徘徊,根本连半点想要弄死我们的动作都没有。

这……难不成,这只鬼畜还保留着马冬冬妈妈的神智?

可事实证明,这是不可能的。

因为,很快我就发现这只鬼畜虽然一直在徘徊,但它的目光似乎从始至终都在我们身后的悬崖上。

这是什么情况?

我心有疑惑,下意识往身后瞟了一眼。

结果,这不瞟还好,一瞟,我便看到那里居然无端卷起了一阵黑色的飓风。

那飓风像长了眼睛一样,绕过我和马冬冬,径直奔着鬼畜去了。

鬼畜貌似有点被吓到了,连连后退,想要避开。

但那飓风依旧不断向它靠近,并有大有要一口将它吞下的趋势。

这回,鬼畜彻底慌了,直接转身就撒丫子跑。

然而,所有的这些都是徒劳。

那鬼畜只跑了没两步,硕大的身子就被那黑色飓风吞没,连半点痕迹都没留。

我和马冬冬看懵了。

等我们回过神来的时候,那阵黑色的飓风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“十……十七,刚才……刚才那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马冬冬问。

我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我从没有见过,就连在师父给我的秘籍里也没有,你说……这会不会是某种尚未被发现的诡异生物?”

“是不是未知生物我不知道,但……但关键是它把我妈给吞了,那……那是不是代表我以后都是个没妈的孩子了?”马冬冬的语气隐约有些伤感。

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沉声安慰道:“这个暂时说不好,但你得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。也许……也许你母亲是被某个高人带走的,目的是为了解除你母亲身上关于鬼畜的邪物……”

马冬冬苦笑了一下:“十七,其实你不用安慰我,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听他这么说,我反而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了。

沉默了半响,我叹了口气,才再次开口。

“咱们在这里瞎猜也没什么用,眼下最好的办法,就是回去找师父。他活了大半辈子,又在这个玄学这个圈子里打滚多年,没准儿他能知道一些咱们所不知道的事情。”

马冬冬想了想,还是同意了我的提议。

就这样,我们两个在经历了前有狼后有虎的惊险之后,终是踏上了平静而沉重的返程。

因熟悉村里的路,没用多久,我们就重新站到了马冬冬家门前。

举着手电筒,我们走进堂屋。

“师父,师父你还在么?”我大声唤道。

“我还没死呢,你叫什么叫?”

角落里,传来师父他老人家那熟悉的声音。

我喜出望外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